<sup id="porla"></sup>
        <video id="porla"></video>
    1. <address id="porla"><listing id="porla"><u id="porla"></u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2. <blockquote id="porla"><sub id="porla"></sub></blockquote>
      <menuitem id="porla"><cite id="porla"><dfn id="porla"></dfn></cite></menuitem>

      <blockquote id="porla"></blockquote>

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"porla"></blockquote>

            中國具影響力和公信力管理咨詢機構
            中國特色管理智慧產業集成商

            InChinese InEnglish

            2023年2月期刊

            國資委對央企的考核指標改變對市場和經濟發展會有什么影響?

            國資委2023年1月5日召開的中央企業負責人會議曬出了2022年成績單的同時,也圈定了2023年的發展重點以及標志著新一輪的改革號角已經吹響,其中明確表明了要積極穩妥分層分類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,推動中長期激勵擴面提質。此外,將深入推進國有資本布局優化和結構調整,實施產業鏈融通發展共鏈行動,制定節能環保、建筑施工等重點行業領域的布局結構調整指引。

            ——編者語


            國資委2023年1月5日召開的中央企業負責人會議曬出了2022年成績單的同時,也圈定了2023年的發展重點以及標志著新一輪的改革號角已經吹響,其中明確表明了要積極穩妥分層分類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,推動中長期激勵擴面提質。此外,將深入推進國有資本布局優化和結構調整,實施產業鏈融通發展共鏈行動,制定節能環保、建筑施工等重點行業領域的布局結構調整指引。

            01

            其中較為受到關注的則是國資委對中央企業的考核指標從2021年確定的兩利四率指標變成了最新的一利五率指標,這個變化對于央企的經營戰略是有很大影響的,而且對于整個社會的經濟發展也會帶來一定的變化和影響。

            首先我們先仔細分析一下之前的兩利四率,指的是考核凈利潤、利潤總額、營業收入利潤率、資產負債率、研發投入強度、全民勞動生產率。那么在這個總指標之下,央企更多的是通過投資擴張、資產增長,從而達到做大做強的目標。

            而在新的一利五率指標要求中資產負債率保持總體穩定,同時要求提升凈資產收益率、研發經費投入強度、全員勞動生產率和營業現金比率四個指標。那么對比一下,我們可以很清楚的了解到雖然都是六個指標,但是指標的體系發生了變化。其中關于利潤的指標由凈利潤和利潤總額改為凈資產收益率,凈資產收益率就是我們經常所說的ROE,這個指標的計算公式是凈利潤除以凈資產。所以在確定要提高ROE的前提下,要么在凈資產不變的情況下提高凈利潤,要么在保持凈利潤的情況下降低凈資產的規模。再或者去選擇加大杠桿的比例,若按照現在的整體狀態而言,加杠桿的這條路肯定還是不行,只能通過控制資產規模達到預期目標。

            對于控制資產規模而言有兩種方式,第一種方式是出售收益較低的資產,另外一種方式是盡量減少對外投資,所以這個指標客觀上會影響央企的資產擴張和對外投資,是一個略帶收縮性的引導指標。除非有新的項目投資收益率能夠高于現有的ROE,否則不會輕易開展。

            因此央企過去熱衷的并購上市公司、行業整合的收購行為就會變得相對比較謹慎,與此同時央企會大概率考慮出售剝離低效的資產,這種方式的積極性會顯得更高一些。還有一點就是其中央企的上市公司,如果現金儲備多,現金流又特別好,同時股價也相對較低,估計這些公司都會考慮積極的進行回購,以上幾個方式是最直接且比較有效提高ROE的辦法。

            02

            第二個指標的變化是由原先的營業收入利潤率改為營業現金比率,那這又會有什么影響呢?首先還是先定義一下,營收現金比率等于銷售商品或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除以營業收入。這個指標剔除了應收賬款的影響因素,要求要真實的反映央企的收入質量和水平,而原先的營業收入利潤率主要是考察央企實現了多少收入,多少又轉化成了利潤。

            原先主要的問題是在于,即便收入很高,但有可能會形成一大堆應收賬款,同時通過調整收入的確認準則和成本控制,就能比較容易完成指標。而現金營業比率這個指標考核難度就變大了。如果持續考核這個指標的話,一方面央企要加大對存量項目的回款催收力度,另外一方面是央企對于增量的訂單與合同,對其付款的方式、回款的要求的都會更加苛刻嚴格,也會導致很多新項目如果付款條件不好,就不會輕易開展。

            而央企主要承擔著中央和地方政府的項目,具有穩增長的要求,而且這種項目的回款基本上是有保障的,但是缺點就在于周期會有很大的不確定性,回款情況主要看各級政府的財力狀況。那么,如果現在要求央企加強現金流回款管理,基于上述情況,這個就不是央企自己能夠完全左右的外部條件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所以,總體而言,這兩個指標是引導央企經營回歸穩健經營的指標,也是提高真實經營質量的指標。同時我們也必須要看到,它其實具有一定的收縮引導效用。那么對于面對2023年提振經濟穩增長的任務,央企肯定還需要首當其沖,大量的去承接重大的投資建設項目。那么,如何處理凈資產收益率和營業現金比例這兩個考核指標?如何處理好央企的市場經濟功能和經濟戰略的功能?這對于不少央企管理層而言,注定會成為新一年當中極具挑戰的戰略權衡和經營策略的取舍了。

            作者:北京求是聯合管理咨詢有限責任公司 徐曉晨

            日本无码一区二区三区av免费